发布日期: 2013-03-05 信息来源: 王凌

    我叫汪振波,今年53岁,是标准的“60后”。祖上世代是庄稼人,我也随之与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前几日,到供电所交电费,看到海报上刊登“我身边的国家电网”活动启事,回想起近年来电力服务给我和我们村带来的巨大变化,所幸有感而发,向大家讲讲我眼里的国家电网。
        谈起对电的印象,还要从上个世纪80年代说起。我记得俺村大约是1985年前后通的电。通电那几天,全村的老少爷们真是兴奋了好长一阵子,特别是我膝下的这几个孩子,那时候也就7、8岁吧,高兴的像过年一样。那时候家家都一样,穷啊,全乡也没几家是“万元户”,全村一百多户人家,也就5、6家能有电视啥的。一到晚上,好几家围坐在一起看电视。现在想起来,也挺有意思。但最闹心的就是停电,乡亲们都管电叫“杆儿电”,一会来,一会停,来的时间短,停的时间长,弄的孩子们“叽哇乱叫”。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慢慢地,有电的时间逐渐地长了,大家伙家里的蜡存的也少了。但即便那时候家用电器少,电终归还是不够用,也就只能维持点个灯泡、灯棍、电风轮啥的。
        谈到变化,我觉得最近这几年变化是最大的,也是俺们老百姓受益最多的时期。自从农电站改名叫供电所之后,真是不一样了。现在去所里交电费,咱不冲别的,就冲供电所大牌子上的“国家电网”四个字,心里就舒坦,就放心。俺们庄稼人不说假话,这要说受益,我觉得还是新农村电气化建设为我们带来了最大的实惠。
        我们合作社是宝清县近年来新兴起的水稻种植基地,在宝清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适时对种植结构进行了调整,旱改水面积激增至4500多亩。水稻水稻,无水不稻。为引得活水来,2012年年初以来,我们想了一个又一个办法。靠自然水灌溉,那是杯水车薪;靠水库灌溉,距离又太远;用柴油机抽水,成本又高的可怕。“眼看就要春播了,咋办啊?”就在社员们一筹莫展之际,县电业局如久旱甘霖,及时地伸出了援手。3、4月间正是春寒料峭,为赶在春播前通电,这个局的电力工人们与社员们一起,起早贪黑,不畏辛苦,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架设了10千伏线路3.4千米,新建变压器台11座。提前完成了水稻基地所需的电力供应,解决了俺们的燃眉之急。我粗略地算了一笔帐:旱田改水田,每公顷增加收入10000元左右,油机井改电机井,不但效率提高了一倍多,而且每公顷节省成本1000元左右,还有就是人工费每公顷也能省下1000多元。三项合计,我村农民增收就达360多万元。
        有句老话说的好,“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领路人。”现在我们农民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我们不会忘记国家电网人为我们做的贡献。“国家电网”这四个字我说在嘴上,记在心里。老汉我说句心里话,有了国家电网,我们的生活比蜜甜。今天,我要为国家电网人竖大拇指,国家电网人了不起,我向你们致敬!(作者:双鸭山地区,汪振波讲述,张亚萍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