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06 信息来源: 黑龙江电力有限公司

能源评论•首席能源观:声音 | 李永莱:农网补短板,需三管齐下

李永莱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

  黑龙江省是全国农业大省,2020年粮食总产量1508.2亿斤,总产量、商品量、调出量稳居全国第一。加快农村电网发展、提升供电服务能力、全面推进乡村电气化,是促进“三农”发展、推动乡村振兴、加快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筑牢国家粮食安全“压舱石”的重要保障。

六大难题待解

  1998年以来,黑龙江持续推进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显著改善了“三农”用电条件,有力推动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但对照新发展阶段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要求,黑龙江农村电网建设历史欠账仍然较多,硬件建设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同时,黑龙江农村地区供电普遍服务面积广、电价交叉补贴负担沉重,提升供电能力和质量投入不足,尚未完全实现供电服务城乡均等化。主要问题如下:

  一是农网改造升级资金投入历史欠账多。黑龙江电网供电面积大、线路距离长、负荷密度低,每平方千米用电量仅为21万千瓦时,不及全国平均值的30%,投资回报率偏低。特别是农村电网改造投资,难以谈经济回报。随着农村电网建设力度不断加大,农村电网建设还本付息资金缺口还将进一步扩大。

  二是农村电网建设改造投资需求强。黑龙江电网供电面积达47万平方千米,其中农村电网供电面积占80%。全省农村电网虽经多年改造,电网基础仍较薄弱。尤其是2018年新上划的131家农电企业电网还存在大量单线、单变接线方式,部分地区存在季节性供电“卡脖子”、过负荷、供电能力不足、供电质量偏低等问题,电网调度自动化和管理现代化水平偏低,供电能力难以满足“十四五”乡村振兴发展需要。要补齐黑龙江农村电网短板,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测算,到2025年全省农村电网建设改造还需投资450亿元。

  三是农村电网改造中央资本金比例偏低、额度不足。多年来,国家始终大力支持黑龙江省农村电网建设,2018年虽然将黑龙江省农村电网建设中央资本金比例提升,但与农村电网建设需求相比仍然偏低。同时,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额度依然不足。

  四是农村电网建设改造投资能力弱。近年来,国网黑龙江省电力公司受持续政策性降价、电量增长缓慢、农村电网建设还本付息资金缺口大等多重因素影响,虽经国家电网公司给予东西帮扶支持和自身加倍努力,公司投资能力依然严重不足,农村电网建设投资严重依赖中央资本金和银行贷款。黑龙江省农电企业电量少、人员多、底子薄,更没有投资能力。

  五是农村电网改造投资难以在电价中疏导。2020年,国网黑龙江电力平均售电单价处在较低水平,但一般工商业电价在全国排第3位。在全国都在为一般工商业减负、保持居民和农业用电价格稳定的大形势下,依靠提高电价疏导农村电网改造投资矛盾没有空间。

  六是电力普遍服务面积广、成本高,粮食大量输出、经济溢出效应明显。据物价部门测算,黑龙江输配电度电成本比辽宁高出近4分钱。特别是,黑龙江是全国最大粮食主产区,80%以上的商品粮供应全国,粮食调出量连续10年全国第一,但粮食生产用电完全靠本省工商业用电承担交叉补贴,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统筹平衡给予补贴,属于典型的“外部成本内部化”(正外部性或经济溢出效应),既推高了省内工商业电价,也导致电力普遍服务投入跟不上,城乡供电服务尚未实现均等化。

三个层面发力

  实践证明,提升中央资本金比例和额度,加快建立农村电网可持续发展机制,是解决黑龙江省农村电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以及城乡供电服务不均等问题的最直接最有效途径。为尽快补齐黑龙江省农村电网发展短板,全面提升城乡供电服务均等化水平,实现由“用上电”向“用好电”转变,可以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一是实施农村电网巩固提升工程。以实施乡村振兴规划为引领,科学规划建设农村电网,逐步缩小城乡电网差距。大力实施农村电网提升工程,着力提升农村电网的自动化、智能化水平。

  二是发挥中央和地方政府作用,建立农村电网可持续发展机制。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力度,提高黑龙江省农村电网巩固提升工程中央资本金比例。在国家层面设立专项资金,对电价承受能力差的欠发达地区给予电网运营服务补贴。结合农村电网负荷密度低、运维难度大的特点,适当提高农村电网资产的运维费率水平。

  三是全力推动乡村电气化水平提升。推动构建“政府主导、电网主动、多方参与”的农村电气化提升工程工作机制,进一步提升农业生产、乡村产业、农村生活电气化水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