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3-03-08 信息来源: 王凌

    1963年,笔者出生在一个恬静而较偏僻的小山村,村里的房屋均坐落在山坡下,200多户人家居住的比较集中。因当时电力匮乏,房子不是用机制砖建成,大多都是土坯房,偶尔几间手制青砖瓦房夹杂其间,显得十分华贵。回首往事,好像就发生于昨天,回忆电力变迁,心潮澎湃。
        儿时的记忆已有许多模糊不清,但电力的匮乏给家乡人生活上带来的不便却记忆犹新。那时候的夜晚,全村都是靠自制的煤油灯照明,在人们眼里手电筒便是个奢侈的物件,“电”则是让人想象而无法享用的东西。因为没有电,村里的一家“机米房”成了全村唯一的企业,那是一个用柴油机拖动的单纯碾米机,全村的大部分粮食加工依靠它来进行,其余的粮食加工便由牲畜或人力推拉石磨完成。村里的柴油机也成为唯一的动力设备,如遇干旱季节,它还肩负着抗旱的使命,掌管机器的师傅因而成为人们羡慕的对象。
        当时笔者夜晚经常在煤油灯下做作业,刺鼻的油烟常常将鼻孔熏黑,使眼睛酸涩。记得有一次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书,由于看不清,凑近油灯时,只听见“滋”的一声,头发被飘摇不定的火苗抹去了一片,盼望有电的日子成为村民的美好梦想。
        1972年,在当时人民公社的号召下,村里一条四公里10千伏线路顺利建成,村民们为此欣喜若狂,原以为自此可以告别煤油灯,今后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样过上亮亮堂堂的日子,他们像过大年一样的燃放了许多鞭炮。然而,由于当时电网建设的低压线路从设计、施工、选材都是由村民们自己操办的,大家为了省钱所采用的木电杆、小线径导线,一遇到风雪天气,就会出现断线而造成停电现象;同时村民们缺少安全用电知识,有的故意把电线加长,说那样可以拿在手上当手电筒用;有的为了增高电压,用所谓的土办法将零线的另一头引接到撒过盐水的地面,村民中因此发生过多起触电事故。当时大部分村民对电一窍不通,有时候家中的线路或保险丝出现了故障,便无计可施,只得请师傅帮忙,事后还得千恩万谢一番,花去了不少银两;农村变压器线损过高,村民电价每千瓦时高达2元钱以上,“电”又成为村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很多村民被逼无奈只好又重新点起了煤油灯。
        随着农电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乡镇电管站实行了归口管理。1999年,农网改造工程全面启动,党和国家的关怀惠及到笔者的家乡,村里新建了一条10千伏线路,增加了2台变压器,改造了一条5公里10千伏线路,安全规范的0.4千伏线路遍布家乡每个角落,村民生活发生了巨变,可谓“电灯电话、楼上楼下。”随之以后,电力部门进一步深化农电体制改革,对农村用电管理实行了“同网同价”,还出台了供电优质服务承诺。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只要村民们有需求,坐在家里打一个电话,供电部门就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服务。一旦遭遇自然灾害,导致电网供电出现了问题,也总能在较短时间内看到电力员工忙碌的身影,村民们不再担心风雪天气会经常停电。村民们反映:“现在的电确实是放心电,供电部门改变了工作态度,给村里创造了致富的条件,也给供电企业本身塑造了一个良好的社会形象。” 
        如今,村民们放心地办起了许多小企业和粮食加工厂,村庄的房子还是一排排,一座座,只不过是现在青砖瓦房已经越来越少了,那种土坏房更是所剩无几,仅有的一两座也成了“古董文物”,取而代之的是贴满各式各类、五颜六色富有现代气息瓷砖的“洋楼”房;原来的灯泡也变成了日光灯、节能灯;电饭煲、电视、电冰箱、电热毯、电风扇、空调等电器也有了。电力的变迁,使村民的生活逐渐奔向了小康。现在又正在进行农网改造升级,彻底消除线路设备缺陷和低电压现象,一切为了村民的用电需求,为其奔小康开山铺路。(作者:绥化地区,赵洪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