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01-09 信息来源: 黑龙江电力有限公司

  我叫艾纯鑫,2016年大学毕业进入黑龙江大兴安岭供电公司,成为一名配电运检工。

  我小时候就听我爷爷讲,20世纪70年代末,大兴安岭电网才全面通电。虽然当时薄弱的网架经不住风雪侵袭,但能在高寒地区建设电网、电厂,已成为那个年代的传奇。

  1990年,我爸从部队转业分配到大兴安岭电业局工作。据我爸讲,那时候的电网有“三怕”――怕风、怕冷、怕年节。大风天拉闸限电防森林火灾,冬季设备冻裂罢工时有发生,年节用电需求大了电网常常故障跳闸。

  2006年12月,大兴安岭电网上划国家电网公司,结束了孤立运行的历史。2007年至2012年,大规模的电网建设、升级改造、技改工程开始了:电网等级由原来最高66千伏升至220千伏,所有木杆换成12米水泥电杆,裸铝导线换成线径更大更安全的绝缘导线,中心城区蜘蛛网一样的架空线路也换成地埋电缆……

  在我记忆里,我爸工作一直都很忙。我上高二时选择了理科,一次考试总成绩下滑了180多分,对学习失去了信心。那时,我爸每天都在中压配电网改造现场忙活。知道我学习情况后,有一天晚上我爸突然回来,让我第二天跟他去电网改造现场。

  第二天凌晨3点,我和我爸穿着厚重的棉衣摸黑离开了家。到了配电网改造升级现场时,准备工作已经做完了。“到安全围栏外站着,好好学。”当我回头看时,我爸扛着一袋配件从我身后走过,他原本笔直的身板被压弯许多……

  我绕到安全围栏外站好,看着上百块石头砸进杆基坑后,灌进细沙,新电杆立起来了。我才知道一根100多米长的电线竟然重达七八百斤,五六个人拖拽都很费力。我清晰地看到,在场施工的供电员工手上被磨出一片片长条形的血印,肩膀处汗水湿透的衣服下也渗出血水……当时施工条件差,没有专业机械和设备,所有工作都是人工完成的,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那天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报考大学时,我填的志愿都是电力专业。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统一招考,成绩不错,本可以选择去其他地市的供电公司。我想到曾听我爸说过家乡更需要青年,就回来了。

  2017年,我在呼玛县供电公司实习时经历了一件难忘的事。5月3日,一场大暴雪导致呼玛县对外交通中断。我们顶着暴雪紧急特巡配电线路设备,对覆雪、覆冰的线路,立即用绝缘工具处理。当时单位负责人下令:“交通中断了,供电决不能断。”那次的经历让我感到身上的责任和使命是多么重要。

  2018年年初,我来到配电运检室工作。我发现,现在的配网检修装备、电网结构,都有了很大变化。光纤通道、远程监控、远程操控、无人机巡线等现代化高科技手段都应用到大兴安岭电网;55座66千伏变电站实现了无人值守,2座箱式智能变电站在高寒地区安全运行……每当我说起这些事情时,我爷和我爸都说我赶上了好时候。(孙晓丹 整理)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1月9日第4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