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04-19 信息来源: 黑龙江电力有限公司

1969年,修复后的镜泊湖发电厂平稳运行22年。图为当时运行值班人员合影。

  镜泊湖发电厂地处黑龙江省牡丹江流域,建于日伪统治时期。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东北光复。此时,电厂遭到日寇严重破坏,生产设备损毁殆尽,房屋及生活设施被焚烧成一片灰烬。

  1946年1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镜泊湖发电厂开始了修复工作。面对技术力量薄弱,设备材料奇缺的情况,工人们克服困难,耗时近一年,艰难完成了机组修复工作。今年已经90岁高龄的钱玉君老人参加过当年的修复。他为我们讲述了那段往事。

起步艰难

  1946年1月,宁安县成立镜泊湖水电局,招收电厂修复人员。17岁的钱玉君就在那一年从渤海镇来到了镜泊湖发电厂。

  来到电厂,望着破败不堪的厂房和烧得惨不忍睹的民房,钱玉君在心里默默地发愁:“只说是修复,啥都没有,难啊。”民房被烧毁,没地方住,厂里大约40名工人就搭起棚子,住在厂房里。

  1月5日,新年伊始,镜泊湖发电厂修复工作启动。工人们首先关闭了电厂进水口闸门,足足用了两天才将水放完。工人们走进厂房和地下室,发现里面仍残留着大量的冰和水,两台发电机被冻成了两座冰山。经查看后发现2号机组受冻较轻,电厂决定从2号机组开始修复。

  “当时一部分工友去刨冰,刨到设备附近就不敢刨了,怕伤到设备,只能改用木棒架着火慢慢把冰烤化。”钱玉君回忆道,“集油槽中的操作透明油漂浮在水面上,那是控制机组必须有的。大伙儿就赤着脚站在地下室的冰水里,把水里的油捞起来,用碗舀、拿勺撇,收集进大桶里。一天下来,人冻僵了,脚冻木了,走路都麻。”

  力气活是干完了,要着手修复,材料又严重不足。工人们只好顶着严寒,收集被拆散了丢弃的设备、材料,并将电厂内散落的器材分类整理。然而损坏的机件、厂内仅存的器材,根本满足不了修复电厂所需,有人打起退堂鼓来,前后好几人离开了电厂。

  4月下旬,时任镜泊湖水电局副局长的姚大本带着宋鸣岐等几名原电厂人员前往宁安县城寻找材料。他先通过宁安县县长找到了合江省省委书记张闻天,张闻天介绍他们去丰满发电厂购买器材。没想遭到拒绝,他们只好辗转去了长春,找到当时在绥宁省政府负责工业与电力的何纯渤,才把器材找齐,又联系好火车运送。离开那天,宋鸣岐不顾火车已经开动,还不停往车上装器材,眼见火车加速越来越快,他扛着一桶油使劲儿追,大伙好不容易才将他拽上车。

  在长春期间,姚大本巧遇了原来在厂里工作的柳赖吉次等三名日本技术人员。日本投降后,三人从镜泊湖发电厂逃走,流落长春,此时生活拮据,安全无法保证,他们请求回到镜泊湖,帮助修复电厂。考虑到修复电厂技术力量薄弱,姚大本将他们一起带回了电厂。

  6月10日,姚大本等人终于将器材运回镜泊湖发电厂。

屡遭挫折

  本以为万事俱备,谁想又突生变故。6月29日,一伙土匪突然从厂房两边闯进,扒光了工人的衣服、鞋,抢走了粮食、被子,去渤海镇拉食物的汽车也被土匪劫走。大伙不禁感到灰心丧气。宋鸣岐赶紧又去宁安县里求助何纯渤。几番协调后,7月4日,从军区后勤调出的一千斤粮食、油盐运抵电厂,同时送来的还有衣服、被褥、鞋袜。快速补齐的物资让工人们又燃起了希望。

  有了物资,停摆的修复工作重新启动。

  日本人逃跑时,将水轮机牙轮外罩炸得七零八落,烧毁了配电盘,电厂千疮百孔。没有焊条,朱永明就琢磨着把8号铁丝用锤子砸直,用水、玻璃和黄泥裹在铁丝外当焊条;没有配电盘,钱玉君在家时恰巧学过木工,就制做木头配电盘代替。面对技术欠缺、材料不足的双重考验,大家发挥各自所长,解决修复中的一个个难题。

  “地下室的水泵不能运转,积了两千多立方米的水。刚开始,我们一桶一桶地淘水,到了晚上,衣襟上的水都冻成了冰碴子。后来,楚志春想办法,用汽车内燃机临时带动水泵抽水,两天就把地下室的水抽干了。”钱玉君说:“集油槽内有很多污垢需要清理,油槽入口很小,朱永明瘦,就主动要求下去。他浑身冻得直打哆嗦,仍然坚持把污垢清理干净才上来。”

  修复用电的电源时常不稳定,工人们经常得提着电石灯拆装零部件。有时起重机正吊着沉重的部件,就突然停了电。经请示后,电厂派专人到宁安变电所时时监视送电,修复用电才得到保证。

  1946年9月30日,2号机组迎来了试运行的日子。

  没想,由于发电机潮湿,在柳赖吉次将配电盘加电压到6000多伏时,线圈被击穿,发电机立时着火,所有人都赶来扑火。火灭了,大家的心却碎了,只能一边流着泪一边打扫。修复工作再度受挫。

成功发电

  1946年10月上旬,镜泊湖发电厂开始修复1号机组。2号机组的事故让大家明白,必须恢复发电机电源远方调速装置,控制好配电盘电压,才能完成发电机组修复。于是,工人们找到一台0.5千瓦的水泵用电动机,改装后安装在发电机励磁调节器上,经过多次试验,终于达到了技术要求。朱永明用电炉丝做成电热器,放在发电机通风口内对线圈加热干燥,提高发电机绝缘强度。

  工人们分解水轮机时,发现活塞拒动。原来是日本人把活塞外部炸坏了,活塞被止漏封夹住,抽不出来,也压不回去。大伙用十几斤重的大锤不停地打了三昼夜,才把活塞打回去。原来活塞被冻出两尺长的大鼓包,裂开了一条口子。电厂向何纯渤汇报这了一困难,请求支援。两天后,牡丹江发电厂送来火焊工具,找来焊工。他们用火焊加热凸起部位,用大锤打平复原,再把破裂部位用电焊焊上。没有车床,就用锉刀和油石手工磨削,像蚂蚁啃骨头一样,整整用了10天才修好。

  1号机和2号机型号相同,1号机破损缺失的零部件就用2号机的补上。通过修复2号机,工人们也懂了点技术,修复1号机时速度快多了。大伙儿像上了发条的钟一样,困了就在发电机上眯一会儿。每天夜里,伙房做点粥、拿点咸菜,每人喝两碗,接着干到后半夜,连轴转。

  经过32个昼夜苦干,11月下旬,1号机组修复完成。

  “我们反复检查、反复试验,工友把110伏灯泡接在发电机母线上,看到灯亮的一瞬间,整个厂子一片欢呼。”钱玉君说。

  1946年11月27日6时整,厂长刘志合上镜牡线开关,镜牡线向牡丹江市供电了。

  (牡丹江水力发电总厂供图)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2019年4月19日第6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