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5-08-26 信息来源: 黑龙江电力有限公司

  个人档案:李洪武,男,1924年5月25日生,中共党员,黑龙江电力省有限公司大庆供电公司离休干部。曾任原华东野战军6纵队17师50团1营1连连长,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抗战后期,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80年9月26日离休。

“我的腰还有点疼,已经落下后遗症了!”825日下午,笔者来到大庆市让胡路区旭园小区d-24号楼李洪武老人的家里采访,老人边说边不停地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腰部,满含热泪、激动地说。

当我第一次见到李洪武老人的时候,眼前的老军人跟我先前想象的人物完全不一样。虽说他已经90多岁高龄了,可是身体仍然比较硬朗,讲起抗战故事来还是滔滔不绝,意犹未尽。

李洪武,1943111日至1947111日,远走他乡,参军抗战。195811转业后,在齐齐哈尔电业局工作。1962年正值大庆油田开发建设初期,也是关键时期。那时条件艰苦,人才短缺,李洪武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全力支援大庆油田开发建设,与石油大会战的勇士们一道,“天当房、地当床、大雪当炒面”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开始大会战。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中国尽快甩掉贫油的帽子。

同年52日,李洪武准备好行囊,携家带眷,来到荒无人烟、杂草丛生的大庆,开始他的二次创业。起初,大庆市还没有成立,大庆油田所在地隶属于绥化市安达县,李洪武来到原齐齐哈尔电业局220千伏让胡路变电所(现在是大庆市让胡路区所在地)工作。从值班员开始干起,最后任所长。1976925日,成立大庆电业局后,李洪武任电业局总务科副科长。当我与老人聊起当年戎马生涯时,老人家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194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在潍坊市高里镇禹王台村,李洪武所在部队遭到日军偷袭。当时,李洪武和战士们在禹王台村头的坟包上坚守阵地,不料一小股来路不明的日军突然向我方开枪,情急之下,大家端起枪,立即奋力反击。当时李洪武号称拼命三郎,打仗是出了名的勇敢。他与战士们硬是将敌人一次又一次打退。后来,大家清理战场的时候,李洪武才觉得自己手里湿漉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的。原来就是在那场战斗中,李洪武左手的无名指被枪弹打断,至今还留有残疾。

有一次,在山东省毕家庄的一场战斗中,李洪武是连里的通讯员,一天晚上,他在部队传达命令时,发现部队周边出现异常情况,马上向部队首长反映情况。果真,没过几分钟,就发现敌人正向我方阵地蠢蠢欲动。在反击战斗中,由于发现及时,早有准备,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把敌人打得丢盔卸甲,四处逃窜,并缴获了大量机枪、手榴弹等战利品。说着说着,李洪武的眼泪流下来了。他指了指自己身体左侧臀部说:“虽然我们胜利了,可是我的半个屁股没了。当时被子弹炸开花了,现在平平的,还缺一块肉呢!而且我的背部也受了重伤,如今每天全靠按摩维持,否则就不舒服。老人家又说:“那时自己年轻,身体好着呢,伤口痊愈后,并没有影响打仗,也没觉得有多么痛苦,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时常腰酸腿疼,不过吃饭还可以。”

当谈起在大庆电业局工作的经历时,李洪武说,大庆石油会战期间工作太艰苦了,大家住的都是地窨子,不仅阴暗潮湿,而且整天见不到阳光。吃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玉米面土豆子,萝卜白菜过日子。变电所周边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哪有几户人家啊!五个孩子上学全靠变电所的一挂马车接送了。刚调到变电所时,没有住房,一家7口人只能暂时挤在变电所附近的工棚里简单生活。

一年夏天,老三李淑华坐着马车去10里外的安达市四新小学上学,不小心从马车上摔下来,掉在泥坑里,要是救得不及时,差一点就没命了。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后怕呢!

老四李淑梅掰着指头说,我老爸这辈子带我们太不容易了。我们兄弟姊妹5个都是在不同地方出生的。老大李淑娥生在山东,老二李世海和老三李淑华是双胞胎生在四川,老四李淑梅生在在齐齐哈尔,老五李世波生在大庆。如今,我们兄弟姐妹都成家立业了,老爸的晚年生活并不孤单。大庆供电公司专门为离退休的老年人设置了一个老年人文体活动中心,让这些老年人老有所乐、老有所为、老有所依。

李洪武说,他现在就是眼睛有点花了,平时多是散散步、聊聊天,偶尔到活动中心健健身,打打扑克、下下象棋。跟大家在一起,还是蛮有情趣的。老人还说,他的最大希望就是让我们的国家强大起来,再也不受蹂躏之苦!

短短的一句话,道出了革命老军人的心声。是的,作为华夏儿女,作为炎黄子孙,我们必须正视历史,勿忘国耻。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牢记历史、以史为鉴,脚踏实地、锐意进取,让我们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让我们的河山更加壮观美丽,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尽早实现!(张新民)

相关链接